与酒

【原创】#耽美#《浮世兰》正文

玖夜:

No.1 下凡
天界一向安静,可是天界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寂静。

叫做山云阁。那里是兰华仙君的仙殿。

“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最后悔的事,就是当了这个仙。”兰华仙君苦笑着,仰头将琼浆饮下。

  谁都没想到神仙竟然会过这种日子吧?

  日日被辱骂,把他当做天界的反面教材。

   他不就是从一介凡人修炼成仙了吗?这又哪里错了?当年在凡间的生活,已经快记不清了,但好像,是快活的吧?

  “好想回凡间啊。”兰华仙君又将一杯琼浆饮尽,喃喃说到。

  “回去看看也无妨。”天界战神玉雍仙君不知什么时候在兰华仙君对面坐了下来,自己倒了一杯琼浆,抿了一小口。

  “啊…是你啊,战神。你不去受那些神啊仙啊的追捧,跑到我这个天界的笑柄这里来作甚?”兰华仙君本已醉得双眼模糊,但还是能看出来眼前这个一身锦衣仙气逼人的美男子是谁。

  “腻了,这里清净。”玉雍仙君又抿了一小口琼浆,淡淡的说到“你不是想回凡间么,回去看看也无妨。”

  “说,说得轻巧,嗝,这里的规定你又不是不知道,能把人活活郁闷死。”兰华仙君倒在桌子上,已经醉得不成样子,说话都是醉醺醺的。

  这天界的琼浆本就醉人,他当做水来喝,不醉才怪。

  玉雍仙君没回答,因为这人已经睡着了,哪还有心思听他讲话。玉雍仙君本就是来这里讨个清净,这下正合他意。

  大概天界最静的地方,也就是兰华仙君的山云阁了吧?

  兰华仙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桌子上,只不过,不是山云阁的桌子,而是剑凌殿的桌子。

  兰华仙君脑子还一片混乱的时候,就听见一个清冷的嗓音“醒了?”兰华仙君寻声望去,只见身着素白锦衣,头上一个银白玉龙冠的人正坐在棋盘旁边凝视棋局。

  这不是玉雍仙君又是谁?“我…”兰华仙君刚要问,玉雍就回答了“你喝醉了。”

  兰华仙君当然知道自己喝醉了,但若是从这剑凌阁出去,又免不了各种被讽刺。谁让对方是天界的金大腿,玉雍战神呢?

  “你想下凡。”玉雍仙君在那棋盘上落了一子,缓缓说到。兰华仙君愣住了,这可是他心中的大秘密啊,要知道在天界,除非天帝下法旨令仙下凡,其余时刻,提下凡都是会遭仙白眼的。

   不愧是人人想要攀附的战神,就是不用顾虑任何事。

  “我也没有啊,下凡多无聊啊,啊哈哈哈,你说是吧战神大人,再说我就算下凡,认识的人也早就轮回了不知道几百次了,有什么意思呢?”兰华仙君打着哈哈说到。

  “打个赌吧。”玉雍仙君停下了正要放棋的手,看着兰华仙君说到。

  “赌?哈哈哈好啊,没想到我竟然有资格跟玉雍仙君打赌。”兰华仙君不可置信的说着。

   当兰华仙君从剑凌阁走出来的时候,脸上淡定自若,全然一副“我是仙人我很厉害”的表情。
 
有的仙子看见这一幕,就开始嚼舌根了,然后越传越广,这些每日百无聊赖的神仙们终于有了可以唏嘘的话题。

  仙子a“你知道吗,那个人神兰华竟然从战神的剑凌阁笑着走出来!”


  仙子b“你听说了吗,兰华人神在战神的剑凌阁放声大笑!”


  仙子c“诶诶,那个人神闯入了战神的剑凌阁还在里面狂笑!”

……


  以讹传讹,最后竟演变成了“那个无耻卑贱的人神兰华趁夜闯入战神的剑凌阁见玉雍仙君不在就放声大笑直到第二天才出去。”

  对此玉雍仙君当然不用担心,因为没有人会在他面前失态。但是兰华那边就不一样了。

  逛个樱仙园,连未成仙形的樱花都缩成花苞小声嘀咕“诶诶,这就是那个硬要见玉雍战神的人!”

  另一朵花苞说:“啊就是他啊,玉雍仙君真是宽宏大量没有惩罚他。”

  走在旁边的兰华满脸无奈,说人敢不敢小声点?再说那也不是我要去的啊啊啊,我醒过来就在那里了。

  算了,就算解释了也没人听。

  就在兰华漫无目的地想玉雍跟他说的赌约的时候,突然蹿出一个白影撞在了兰华身上。

  “哎呦!疼疼疼,这又是哪个仙子来向我‘讨教’啊?”兰华抓住那个小白影,原来是个小娃娃。

  “小朋友,走路要看人啊,撞了人多不好?”兰华一副家长的样子说着。

  那小朋友看了看兰华,又蹲下去看着小草怯怯地说“母仙说不能跟他说话。”

  兰华被这个小仙子逗到了,就学着他的模样对着小草说“可是我有仙草糖,本来想给他的,看来啊,只有自己吃了。”

  小仙子一脸焦急地对小草说“啊,宁儿好想吃仙草糖,母仙总是不让我吃,这可怎么办?”

  兰华也有模有样地说“山云阁有糖哦,小草啊小草,我的糖剩的不多了呢。”

说完兰华就驭仙术回了山云阁。

  果然,不一会就看到一个小不点在门口一晃一晃的。

  “你叫宁儿是吧?来来来,我这里有糖,进来啊。”兰华一脸不正经地说着,活脱脱一个人贩子的模样。

  宁儿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犹犹豫豫地。兰华见状又说道“放心吧,你母仙不会知道的。”

  宁儿这才小心翼翼地去石桌上拿糖。

  “你也没有那么坏嘛。”宁儿边吃糖边说。兰华自从成仙以来,第一次有人跟他这么说,心里不欣慰是不可能的。

  “不然你以为呢?”兰华笑着说。

  “母仙说你的血脉是污秽的,不是正统的仙。她不许我跟你讲话,说是你血脉里的脏东西改不掉。”宁儿还是小孩子,不太懂这些芥蒂,只是把母仙的话重复了一遍。

  兰华当然知道这天上的神仙都不待见他,却是没想到连小仙子从小受到的教育都这样。

  那他成仙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也不知道,毕竟成仙之前的事他都记不清了。

  本来神仙不应该有喜怒哀乐的。可是不知为何,兰华心中不是滋味。

  “何必纠结原因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兰华转身一看,怪不得,这天界懂得读心悟神的,也只有雪狐妖仙,秋莹莹了。

  这是天界唯一一个愿意同兰华有往来的人,只因她也是由妖身修炼成仙,在那群自诩清高的仙人眼里,也是不耻的。

  “莹莹姐怎么来了?”兰华是很珍惜这个朋友的,在天界,能与他说说话的人也不多。

  “听闻最近你与玉雍有染,来看看。”秋莹莹走近山云阁,见到了正在吃糖的宁儿。“你什么时候开始养孩子了?”秋莹莹问到。

  “哪能啊,这是我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是吧宁儿?”正在吃糖的宁儿皱皱眉,却也没否认。这可是他第一次背着母仙有了小秘密。

  “不容易嘛。”秋莹莹摆弄着桌上的糖“那你跟玉雍呢?”

  兰华对秋莹莹从不避讳“我跟他打了一个赌。”

  “赌?”秋莹莹不解地看着兰华。

  “嗯,赌一朵花的花瓣是单是双。输了的下凡走一遭。”兰华一点淡定地说完了让人震惊不已的话。

  “下凡!?你知不知道这不是凭一朵花一个小小的赌就能随意做到的?”秋莹莹严肃地说着。

  “我知道。可是这天界,我也待不下去了,倒不如赌一赌。”兰华说完对拿着糖视若无人的宁儿做了个鬼脸说“保密哦,这样的话,你每次到山云阁都有糖吃。”

  宁儿心思单纯,一听有糖,立刻被收买了“好,宁儿不说。”

  秋莹莹表情越发凝重“那赢了吗?”

  兰华笑了笑,秋莹莹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听见兰华淡淡地说“输了。”

完了。

  秋莹莹知道这次兰华肯定要走“那你,何时离开?”

  谁知兰华又笑了笑,扔下一个晴天霹雳“我已经在凡界了。”兰华淡淡说“莹莹姐,这是幻化的灵体。”

  秋莹莹简直要被他急死了“你胡闹!你明明知道自己在天界多不受待见,私自下凡可是重罪,天界有谁会为你求情?”

  兰华笑容不减,又扔了个炸弹“玉雍跟我一起的。”

  完了完了完了,自己跑了还拐跑了战神,兰华你自求多福吧。